Suning HK 肃宁 香港 | Suning County News

Suning County News

当前位置: 主页 > 香港新聞 >

香港奶粉荒後疫苗荒:內地客赴港接種疫苗催生

2016-01-26
香港,中環地鐵D2B出口,一批又一批的內地遊客從此湧出,徑直走向不遠處的某商住大廈29樓。那裏有一家私人診所,常年提供疫苗接種服務。在這樣的私人診所,常年出沒著操港普口音的醫生和護士、說普通話的患者以及中介。在前來接種疫苗的內地客中,宮頸癌(HPV)疫苗以及兒童疫苗的接種者占了大多數。以HPV疫苗為例。在世界多個國家屬於免費接種的HPV疫苗,目前在香港仍需自費註射。2006年上市初期,HPV疫苗的大眾接受度並不高。這一情況在2015年得到根本性改善。這一年,香港全面展開HPV疫苗補貼計劃:原金額最高為3600港幣/人的HPV疫苗,目前普遍價格在2700港元/人。相對低廉的價格在令本土接種者數量大增的同時,吸引了大批內地客。由於香港公立醫院尚不對內地接種疫苗人群開放,這一龐大的商機被諸多私人診所和中介機構瞄準。盡管香港衛生署對時代周報記者表示,沒有掌握內地赴港接種疫苗人數的相關數據統計,但一位赴港疫苗接種中介代理告訴時代周報記者,目前,通過預約到診所接種的客人平均每天每家診所50人—粗略估計,每天前往香港接種的內地客在5600人次左右。香港,“奶粉荒”後“疫苗荒”廣州市民小李(化名)就是在香港私人診所註射的HPV疫苗。與診所電話預約後,前後半年內,小李分三次從廣州前往香港,每次註射一針,共計花費2500港元。在小李的回憶中,診所的服務周到,令人滿意。此外,“不用做檢查、每次打針只要幾分鐘”的方便快捷,也讓小李向身邊很多朋友安利了這家診所。HPV又稱人乳頭瘤病毒,是致宮頸癌的元兇。據不完全統計,中國每年有13萬-15萬新發宮頸癌患者,其中有5萬女性死於這一癌癥。2006年至今,全球有兩種HPV疫苗上市,分別是默沙東生產的加衛苗疫苗、葛蘭素史克生產的卉妍康疫苗。據美國疾病預防和控制中心在2010年的研究顯示,這兩種疫苗預防宮頸癌的癌前病變率分別為98%和93%,已在全球160多個國家批準上市,其中有28個國家支持學生和青少年免費接種。2006年11月,HPV疫苗獲準在香港上市。上市初期,HPV疫苗的大眾接受度並不高。根據香港藥劑師學會的資料顯示,自2006年11月至2014年,只有約8.85%的女性接種,其中還包括未必打足全套3針、非香港永久居民等情況。香港衛生署出具的數據則顯示,在推廣宮頸癌疫苗3年後,2010年,香港宮頸癌的發病率和死亡率均較五年前降低超過10%。低比例的接種人群和疫苗強有力的預防力形成了鮮明對比。這一情況在2015年得到改善。去年,香港全面展開HPV疫苗補貼計劃,最高金額為3600港元/人的HPV疫苗,目前普遍價格在2700港元/人,其中香港和內地的9-14歲女童持學生證還可分別享受1400港元/人、1800港元/人的優惠價。時代周報記者登錄了一家位於旺角彌敦道的醫療中心網站,發現僅2015年一年,在該醫療中心註射過HPV疫苗的內地註射者就達600人之多,年齡則集中在20歲到30歲之間—最小的接種者只有11歲。香港衛生署向時代周報記者介紹,目前,內地居民可以自由在香港境內註射疫苗,只要選擇合適的私人診所和私立醫院即可,但HPV疫苗是處方藥物,必須在當地醫生的建議及指導下才可以接種。“人用疫苗屬處方藥物,必須註冊藥房在註冊藥劑師監管下根據醫生處方才可售賣,違例者最高罰款10萬元及監禁兩年”。在給時代周報的郵件回復中,香港衛生署明確表示。除了HPV疫苗,在香港,針對兒童的“六合一”疫苗以及“13價肺炎球菌結合疫苗”也是備受追捧的熱門疫苗。2015年年中開始,香港各大親子論壇都在討論“六合一”疫苗缺貨的情況。有媒體報道稱,內地進口的“五聯疫苗”缺貨,導致內地赴港接種疫苗者突然增多,讓香港繼“奶粉荒”之後又爆發“疫苗荒”。按國家免疫程序,預防百日咳、白喉、破傷風、脊髓灰質炎以及b型流感嗜血桿菌引起感染的5種兒童常見感染性疾病,總共需要註射12針國產疫苗,而由法國著名制藥廠商賽諾菲巴斯德生產的“五聯疫苗”,將這5種感染性疾病的預防苗種減少至4針。作為一款需要自費的疫苗,五聯疫苗的價格並不便宜:每針價格在650元左右,打完所有4針需要2500到3000元人民幣。而五聯疫苗的生產過程長達18到36個月,且需要近一年時間才能從法國的生產廠家運輸到全國各地的社區衛生院。相比之下,香港的“六合一疫苗”不僅只需打3針,還額外增加了針對乙型肝炎的針劑,售價950港幣一針,註射3針也僅需不到3000港幣。這讓越來越多具備經濟能力的父母帶孩子到香港打“六合一疫苗”。除“六合一”疫苗外,由美國輝瑞藥廠生產的“13價肺炎球菌結合疫苗”,目前在香港也是一針難求。2015年4月,內地生產肺炎疫苗的輝瑞公司發布通知稱,針對肺炎的“沛兒7價疫苗”在中國的許可證過期,提交的續期申請未獲批準,該疫苗停止供應。此外,“沛兒13價疫苗”在內地還處於臨床註冊階段,上市日期難以預測。廣東省衛紀委巡視員廖新波對時代周報記者表示,輝瑞公司之所以面臨如此窘境,“不排除有為了國產肺炎疫苗爭取市場的原因”。目前,深圳只有供2歲以上兒童接種的23價肺炎疫苗。深圳沒有疫苗可打,臨近的香港成了最佳選擇。在香港,沛兒13價疫苗已經上市銷售,2歲以下兒童一共需註射3針,全部費用加起來在3000港元左右。截至2015年11月,香港衛生署的數據顯示,已為兒童(包括內地)接種超過19.9萬劑的肺炎鏈球菌疫苗。深圳某三甲醫院兒科醫生告訴時代周報記者,內地疫苗缺貨只是導致赴港接種疫苗者增多的原因之一,尤其在深圳,家長總是傾向於去香港私人診所,接種高價疫苗—盡管在深圳有免費的一類疫苗可打”。進口疫苗內地上市慢巨大的經濟利益催生了各類專業代理服務疫苗接種的中介機構,赴港接種疫苗已經形成了一條頗為成熟的產業鏈。由專業醫療代理人牽頭成為內地客赴港打疫苗的主要方式。以HPV疫苗為例,每家診所以及中介的定價都有所不同,總價格在2300-4500港元之間。有中介代理人告訴時代周報記者,“通常6人即可成團。我們與固定的診所簽約合作,可以拿到低於市面的價格”。中介通過中間差價獲取利潤,可謂“空手套白狼”。代理人還對時代周報記者訴苦:“現在代理機構增多,互相壓價,對內地客人的疫苗報價也越來越低,這也是香港疫苗這兩年風靡內地的原因之一,但薄利多銷,還是有得賺。”參與分羹的除了代理中介,還有愛康國賓這樣的專業體檢中心。在上述中介的網站上,時代周報記者發現,同樣的HPV疫苗,愛康國賓提供赴港接種的套餐比中介自營套餐貴了300多元人民幣:前者標價2660元人民幣,後者標價2322元人民幣。一位業內人士告訴時代周報記者:“傳統的體檢中心來分一杯羹,當然有利益方面的考慮,但他們更多是為了發掘與自身業務匹配的客戶,赴港註射疫苗可以看做是一個找準目標受眾的好方式。” 截至發稿日,時代周報記者再一次致電愛康國賓深圳運營總部,詢問相關情況,始終沒有得到回應。除去專業醫療代理機構牽頭赴港接種疫苗,另一種接種方式是由香港保險代理人牽頭,通過提供疫苗註射預約服務,獲取與客戶接觸的機會,進而銷售其他保險—這讓打疫苗成了購買保險以後的高端附加服務。業內人士表示,保險機構本身是不提供疫苗接種服務的,這是業務員為提高自身業績的個人行為,跟約客戶吃飯無異。實際上,進口疫苗在內地上市的道路漫長,才是赴港接種產業鏈越來越壯大的根本原因。如13價肺炎球菌結合疫苗,大陸的臨床試驗從2012年就已經開始,“但目前還沒有一個明確的上市時間表”,輝瑞中國企業溝通部總監席慶瑞稱;而由默沙東生產的加衛苗疫苗三期臨床試驗已經在內地完成,但仍在等待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下發的進口藥品註冊證。距離有效預防HPV的加衛苗疫苗和卉妍康疫苗通過FDA認證並上市,已近十年,而中國每年大約新增7.5萬宮頸癌病例。在香港,醫藥公司只需給衛生局提供已上市國開具的證明,最多一年即可通過審批;而依據中國內地的《藥品註冊管理辦法》規定,已經在國外做過臨床試驗、通過審批上市的藥物,還需在中國內地重新進行臨床試驗—這就是HPV疫苗遲遲不能在中國上市的原因。廖新波接受時代周報記者采訪時說:“通過FDA認證的藥物,在全球大多數國家都可以直接進入臨床應用,但在中國,必須要有針對中國人的臨床研究,也就是說,需要再做一次專屬於中國人的三期臨床試驗。”在內地,一種進口新藥僅從申請到獲批進行臨床試驗,就需要1年左右;到最終被中國內地患者使用,平均需要5年;再算上納入醫保目錄所需的時間,平均需要6-8年。進口新藥正式進入內地市場時,往往都已經變成舊藥了。中國醫學科學院、北京協和醫學院腫瘤研究所的王少明博士在《Vaccine》發表的論文稱,若未來我國HPV疫苗項目的接種對象為9-15歲女孩,2006-2012年HPV疫苗的免疫接種延遲,可能造成了我國5900萬女孩錯失接種良機。此前,HPV疫苗的內地正式上市時間曾被樂觀地預計在2015-2016年。2016年已經來了,這支每年能挽救7.5萬名女性生命的疫苗,在內地的具體上市時間仍然無人知曉。
------分隔线----------------------------
栏目列表